农历新年 31.01.2023

彪民:过年三大状

如果哪一年没让肆虐的睡虫满足,年假后会更累。虽然,就算睡着渡过整个农历新年,假期结束后,还是得费一番功夫,才能将睡虫留在身体里的懒精给赶走。

 

每次过年,我都逃不过这三大状况。

首先 —— 忘记日期。

每次一到农历新年,身边人全都会遗弃日历。这种现象一般从小年夜开始酝酿,除夕泛滥成河,一到正月初一,再也没有人记得那一天是星期几,或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。根据观察,极度怀疑和那一句哈利波特式的咒语有关。大家一见面就口念咒语——“恭喜恭喜”;凡听到咒语的,就会忘记日期。

那几天,数日子的方式都以大年初一、初二、初三取代。问人回乡多久?答案:到初四。问人何时聚餐?答案:初七。问人放假多久?答案:初十开工。

民间流传的解咒方式,只有一种——回到工作岗位。一般一回到工作岗位,有关咒语就会渐渐失效。而没有上班的人,只要有跟职场人互动,也会慢慢解咒。

一旦恢复,“恭喜恭喜”一词在下一个农历新年前都不会再起着”忘记日期“作用,即使在婚礼、毕业礼、升职加薪时听到,都无法发挥农历新年期间的作用。所以大家可以放心。

其次 —— 特爱睡觉。

每次一到农历新年,身体里的睡虫就会活跃。平日会令睡虫活跃的因素,一般都是因为太阳西下了,或者会议里老板用催眠声调唠叨很久,或者是电影太闷、空间冷气太舒服、睡眠不足等等等….. 总之一定有一个导因。但是只要农历新年一到。这睡虫就会任何时刻都活跃。

晚上都已经睡了十个钟,一大早吃了早餐后就想睡了。下午明明在很吵很热闹的亲戚家拜年,坐着坐着就想睡了。晚上明明卡牌游戏玩得正入神,但玩着玩着就想睡了。回头一看多年的农历新年假期,小时候每一天的活动都安排得满满的,长大后一年比一年少。主要原因,就是因为睡虫作祟。

如果哪一年没让肆虐的睡虫满足,年假后会更累。虽然,就算睡着渡过整个农历新年,假期结束后,还是得费一番功夫,才能将睡虫留在身体里的懒精给赶走。

第三 —— 莫名暴汗。

有人说是因为天气的关系。我从小也这么认为。

无论农历新年在二月尾还是一月中,无论当时云雨群聚的季候风是不是还在肆虐,只要我们一说要过年,太阳一定会出来凑热闹。就算当天雨神不让路,在大雨前后,太阳会加倍发放热气,势必逼出一身汗。

虽然如今是冷气普及的年代,但依旧逃不过新年暴汗的命运。即使在最舒服的室温中,和那些平时少见一见就要装熟的人共处一室,聊着聊着,冷汗就会从头皮开始冒、手心里慢慢积。无论是因为关心,问何时派红包,进而演变成教诲式演讲;还是因为无话可说,从经济说到政治立场,衍生出来的各种奇葩理由......都让我无法自控的冒汗再冒汗。

有人也一样吗?



*本文及视频内容版权为《大日子》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复制,否则将视为侵权。欲转载者,请注明出处来源。以上嘉宾言论不代表本台立场。

彪民
马来西亚中文电台主持人,目前主持晚间节目《晚抱好时光》。近10年每年出一本书骗读者,散文、小说到激励短文都出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