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滋味 16.12.2022

蔡国明50年坚持手制兴化面线,守住家传好滋味!

拍摄此短片前夕,滂沱大雨下了一日。我刚刚下班回到家中,便收到团员们发来巴生淹水的新闻链接。心情忐忑,彼时已夜深,是择日再拍或冒险继续,都需先询问蔡国明面线厂的状况。他的语气充满笃定与爽朗,只说尽管过来,倒是让我悬着的心能够回归原位。 

 

靠天吃饭的手制兴化面线 

蔡国明之所以敢如此笃定,只因他所居住的区域已从淹水黑区除名。可回望过往,他也曾是雨日灾情苦主之一。 

“我曾连续9天把面线丢掉,不见了很多钱哪!”  

虽说是手工制作面线,但实则上是依靠老天爷赏饭吃的行业。 

我们团队内部讨论拍摄画面时,都不约而同希望当日艳阳高照,藉此才更能突显蔡国明晒面的辛勤,并通过阴影的光暗对比使面线更显立体,画面更丰富多变。 

天不从我们愿,拍摄当日却是乌云渐布的阴天。 

这虽非我们理想中的拍摄天气,实则是晒面线的最佳天气。若艳阳高照气温太高,面线会干得太快而干裂;落雨纷纷则会令面线发霉。唯有凉风习习的阴天,借由风力自然风干面线,才能制出最好吃的面线。 

 

日日凌晨4点半制面,只为养妻育儿 

拍摄时间定在凌晨4点半,对于我们团队而言显得太早,身体无法适应,我反倒是失眠了一整夜。但这十几年来无论风雨,蔡国明都是从这时间段开始制作面线,为此他晚上8点就必须乖乖上床睡觉。 

然而日日制面,天天重复一样的行程,难道都没有生厌甚至想放弃不做的时刻吗? 

“我会做到我不能做为止,我欠一种东西,维他命M。哈哈哈!” 

维他命M?什么东西?我愣了一会,才意识到他说的是money。短片中,蔡国明提及自己经历过父亲忽然中风、金融风暴遭辞退等故事,因此家庭经济陷入危机。彼时他已结婚,与妻子黄晓媚育有两儿一女,而小儿子尚未出世。如果他不咬紧牙关撑下去,那这头家又怎么办? 

“我没有梦想,我是现实派的人。” 

现实派的蔡国明就这样全身心投入制作面线当中,与妻子两人同心协力渡过难关。他就像一颗大树,为了能让孩子们在树荫下安心成长,宁可与妻子共同面对风风雨雨,也莫要苦了孩子半分。  

他从不苛求孩子们成龙成凤,反而鼓励他们勇敢追梦。或许是不想孩子们如他这般辛劳,所以才更努力赚钱供书教学。对于他而言,最骄傲莫过于所有孩子都从大学毕业,大儿子更是绘画与摄影好手,曾囊获许多大奖。 

 

怕老婆辛苦,从不叫醒她帮忙制面 

约莫清晨7点半,蔡国明妻子黄晓媚步入工厂与我们打招呼。她自嘲贪睡,没办法像丈夫般日日早醒制面,只会在订单超量时才早醒帮忙。然而这份贪睡,却是因为宠妻狂魔蔡国明不愿叫醒她。 

“叫我老婆帮忙做面很辛苦,我自己辛苦不用紧的。” 

夫妻俩年纪相差8岁,相识相爱至今已40多年。蔡国明为人老实稳重,黄晓媚乐观开朗。当时黄晓媚初入社会工作,家住得远,于是蔡国明便自荐每日载送黄晓媚上下班,一来二往下,两人渐渐相爱。 

“我们现在出门还会手牵手。”黄晓媚说罢便牵起蔡国明的手,喂了我们团队一波狗粮。时间回到40多年前,那还是个保守的年代,因害怕他人目光与闲言闲语,两人鲜少的在大街上牵手散步。既然现在社会已开放如斯,他们俩自然要牵个够本。 

 

儿女个个都是制面好手 

手制兴化面线是个体力活,产量毕竟难与机械生产相比。然而为了制造最好吃的兴化面线,蔡国明从未想过要改变制法。 

“这个失传是早晚的事了,只是看扛到什么时候了!” 

蔡国明话虽如此,但其手艺并非后继无人。他的4名儿女自幼便跟在他身旁,个个都是制面的好手。可惜的是,孩子们羞于面对镜头,只能在此笔录。 

儿女们虽都是大学毕业,但除了老大外,其余都选择留在家中帮忙。或许是体恤父亲年迈体力不支,或许是不想家族事业失传,4个兄弟姐妹都各有理由,老大也是日日下班后回家帮忙。 

工厂与家相连,前院则改成餐馆,一家6口日日都聚在一起。纵然女儿已经外嫁,仍坚持每日回到家里帮忙。下午3点多,一家6口便会围坐在一块搓面。此外,女儿除了会制面,还有一身好厨艺,在餐馆里将家族自制的面线发扬光大。 

蔡国明从未想将手艺藏私,这些年来也曾收过徒弟。只是制面过程太苦,必须用时间来换成果,变相压缩年轻人享乐的时间。拍摄完毕许久,我不由反问,若是自己会否愿意学习这项手艺?答案却是不想。或许这也是大部份年轻人的想法吧? 

虽然制作兴化面线手艺至今传承给儿女,但待他们年纪渐长,孙辈们是否愿意接手亦是未知数。或许蔡国明一早便已预知未来,于是给自己心理准备。 

 

 

文/ 丁俊勇 

图/ 陈苏文源、刘耀隆 



*本文及视频内容版权为《大日子》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复制,否则将视为侵权。欲转载者,请注明出处来源。以上嘉宾言论不代表本台立场。